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UEYEUNG MOMENT

I just want to be free in my world.

 
 
 

日志

 
 
关于我

陌生人眼中的高冷,好友眼中的二逼,家人眼中的孩子,自己眼中的女王。

网易考拉推荐

替身  

2010-10-04 06:05:19|  分类: AGIKO-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说实话,我并不是很适应刚下飞机的环境。

他们像是收获重大战利品的战士,拥挤着走下飞机,要么是体验第一次坐飞机尝尝新鲜感的人,要么是赶着上帝给每个人都是24小时的时间的人,我不是个喜欢簇拥在人群里的人,反而拖拖拉拉地跟在最后,冷冷的狂风把头发吹得拍在我脸上,我把头发撩到耳后,此时此刻看到巨大的中文字样,我才认为这并不是一场噩梦,而是真实地出现在了我的视线,我的世界。

机场里几乎都是中国人的面孔,我拼命地回忆着小时候父亲是什么模样。我的目光终于在搜索之中找见了他,再次见到高大的父亲,他的脸上多出了一道道深深浅浅的皱纹,似乎不再是我记忆中年轻力壮的父亲了。父亲才看见我之后,笑了一会儿,向我招了招手,穿着皮鞋一路小跑过来,灰褐色的衣肩沾有些白雪,“丽丽,欢迎回家……”父亲轻轻拥抱了我,我闻到了不怎么喜欢的洗衣粉味道,“上次你回来度假的时候还是个十二岁的小姑娘呢,如今都过去五年了,怎么样?丽丽在Stockholm还好吗?”

“Dad,”我感到有些不自在,还是不习惯用中文叫他“爸爸”,“只要你不叫我‘曹丽’这个俗气的名字,我想我一直都过得不错。”

“噢,对不起,Nuna。”父亲接过我手上拖着的黑色行李箱,帮我整理好有些歪掉的围巾,“丽丽,走吧,我们回家……”

我没有心情再去争辩我叫曹丽还是Nuna,长时间的飞行让我的体力早已透支,我该做的就是闭上嘴巴,然后迈出我几乎僵硬的双脚,走出机场,回到父亲家洗个热水澡。

“我实在搞不明白您怎么会同意曹蔚的想法。”坐进父亲车里的副驾驶座位感觉没那么冷了,我取下皮质手套和毛线围巾,整理了一下被吹乱的头发。“Nuna,我得承认是我惯坏了小蔚,她毕竟是你的双胞胎妹妹,你得让着她些,明白吗?”父亲抚摸着我的后脑勺,我苦笑一声,对上父亲开始泛黄的瞳孔,“所以我就得长时间飞行从一个北欧国家回来,顶替亲爱的双胞胎妹妹,过着我根本就不喜欢的生活?”

 

回到父亲家才发现新换了楼中楼,不再是记忆中简单的单层公寓。楼上那道粉红色的门想都不用想就是她的房间,我打开门之后从风衣的口袋里掏出曹蔚给我的手机,真糟糕,贴满水钻的手机用起来真难受,我试着拨通了自己的号码,却是无人接听,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十一点,以曹蔚睡觉时间不分黑夜白天的性格,怎么可能偏偏现在睡觉了呢?我不甘心地多拨了几遍,在第五遍拨出去之后,曹蔚终于接了电话,“Hey,gril,what’s up? why didn't you answer my call?”

“Sorry,Nuna……我睡着了,现在有点迷糊,你能跟我说中文么?”曹蔚的声音听起来确实像刚刚醒来的样子,“Okay,我到家了。”我盘腿坐在粉红色的公主床上,开始观察起曹蔚的房间来,“你不觉得你的房间布置得有点……呃,凌乱?”我实在缺乏词汇去形容这个房间,好像身处在芭比娃娃俱乐部一样,到处都是蕾丝或者是公主风格的东西。

“我没听错吧,我的房间怎么不好了?”这时曹蔚的声音高了几个调子,“你的意思是——我在这间房间至少住上四个月?!”我的上帝,只要住在这么梦幻、华丽、以及眼花缭乱还有什么,我实在对它无法形容,我发誓我真的一点儿也不喜欢像粉红、暖黄这一类颜色的东西,这样的房间住一天我都会生锈或者腐臭的!“噢,好了,我亲爱的姐姐Nuna,大不了你到楼下睡沙发好了。”

“Ew,what a terrible day!”

“Sorry,I can’t help you but I'm praying for you, I want to have a rest!goodnight,Nuna,I will miss you so much”.

“…..Ugh..I will miss you more.”

把手机向后随便一抛都没有听到它飞向墙壁的声音,它安安稳稳地躺在了丝滑的枕头上,像刚刚蹦极般,激动得亮着屏幕,我抓起它呆呆地看着屏保,是上个星期曹蔚逼着我拍的合影,背景还是我生活了七年的瑞典国家——Stockholm,从七年前父母离异之后我就跟随母亲来到了Stockholm,我的母亲是个瑞典人。相片上曹蔚勾着我的脖子笑得比获得奥斯卡大奖还开心,我看似笑非笑的表情真令人产生怀疑,明明是双胞胎,为什么性格差异这么大?曹蔚活泼、爱闹,如果不那么喜欢恶作剧那绝对家长们喜欢的典型女生,我要怎么说自己呢,好像被他们冠以“冷漠”之称,其实在我的意识里“冷漠”这个词语是贬义的,我更喜欢“理智”、“优秀”等等这些裹意词,对了,再加上曹蔚教我的成语“处变不惊”就更完美了。

 

沉睡了十个小时的脖子非常酸痛,都怪曹蔚的床太软了。我扶着脖子下楼梯,第一眼就看见了餐桌上的面包和红茶,还有一瓶果酱和一瓶奶油,顿时精神了很多,谢谢我那细心的父亲,我在Stockholm的每天吃的早餐几乎都是这些食物。

吃完早餐后,我决定去剪一个和曹蔚一模一样的发型,尽管我对她那种平刘海还有烫过的中长卷发感到很厌恶,但如果不是为了曹蔚这家伙,至少不会导致我在学校被败露,我想永远不会剪掉我的长发。

我从曹蔚的床头,噢不,现在是我的床头,撕下一张曹蔚自拍的相片,抓起我的黑皮背包,出门寻找美发沙龙。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像样点的沙龙,服务生帮我拉开门之后,我一言不发地找了个位置,发型师笑吟吟的问我想弄什么发型,我没好气地看了一眼曹蔚的相片,然后递给他,“弄成一模一样的,OK?”

“小姐,你的气质好像不太适合这种发型,要不要我帮你重新设计一款,怎么样?”发型师讨好的表情就像条正在讨好主人的小狗,我深吸了一口气,开始说道,“Dear sir,你没听过顾客是上帝吗,我说剪什么就是剪什么,就算我剃光头你也得照做。废话太多还不如动手开始剪吧,我的时间不希望浪费在你这种无聊的人身上。如果你再不快点,就叫manager过来给我剪头发,OK?我虽然刚从国外回来,但是我也知道中国有个什么消费者投诉电话的。不要以你自己的想法来控制我的发型,I'm not a stupid girl,understand?”

发型师的面部抽搐了一下,开始动手了。

 

如果没有我没有拒绝班级的体育活动,或许我那天早上就不会给曹蔚开门,不会给曹蔚开门我就不会被她威胁。

在我还没有完全醒来时听到了有人在按门铃,我打着哈欠去开门,门外正是我噩梦的开始,曹蔚露出她洁白的虎牙甜甜地叫了我一声“姐——”,我的本能反应就是关上门,睡眠的磕虫使我的思维受到了严重的阻碍,懒得回房间,干脆直接栽倒在无比柔软的沙发上继续睡觉。一分钟以后门铃又开始响了起来,我随手抓了一只抱枕捂着耳朵,谁知道曹蔚变本加厉地按着门铃,疯狂地大喊大叫,“Hey,hey?open the door!!Nuna,are you okay?”,我后悔极了,要是当时没有去开门就好了。

“曹——丽——”曹蔚用尖叫的声音喊着我的中文名字,仿佛像颗炸弹一样袭击了我的痛处,我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拉开门朝她大吼了一句,“You are so boring!!!”“嘿,谁叫你不给我开门?”曹蔚无辜地笑笑,把她大号SIZE的白色行李箱拖进来,“Excuse me,please?”

“Oh my god,我记得四天前我送你去机场了对吗?”我不耐烦地关上门,“你的假期已经结束了。”曹蔚插着腰,理直气壮的样子好像准备好了吵架的阵势,“我不能回来吗?真怀疑你都不肯承认我这个与你相拥在妈妈肚子里度过十个月的妹妹了。”“不,我可从没承认过。”毫无力气地坐在沙发上,我看见她穿着的白色毛绒外套,忍不住羞辱她,“曹蔚,其实我刚开门的那一瞬间我以为门口站了只绵羊,接着它还会说人话叫我姐姐。”“我也以为是哪个剪羊毛的大妈帮我开的门,瞧你那样,刚钻进羊圈是吧。”

“我可没那么夸张,而你不但钻进了羊圈还抢了羊的毛。”

“……嘿,Nuna,我有事要拜托你。”

“只要不是那些稀奇古怪的想法,我会勉强答应你。”

“替我回中国怎么样。”

我一愣,砸了个最轻的抱枕给曹蔚,“别开玩笑,我不接受你的提议。”然后走回房间躺在床上,曹蔚当然没打算就这样放弃,爬上我的床,也躺了下来。“Nuna,你听我说,或许这对你来说确实是很吃亏……”“你都知道吃亏了难道我还会假装不知道吗?”我恶狠狠地推开她的手。

曹蔚沉默了一会儿,轻轻说道,“我和老爸吵架了。”“What?”我转过头去看她,她低着头双手环膝,不一会儿又抬起头来自嘲,“我从来没有和他吵过那么严重的架……他把我赶出来了,所以,……”曹蔚紧紧掐在手臂两侧的手指有些发抖,接着她抽搐着哭了起来,Oh my god,我除了递上餐巾纸就不知道要怎么安慰她,闭上眼睛,我已经无能为力。

 

三个小时后我从镜子里看到了“曹蔚”,也从来没想过,我会变成另外一个她。

 

 

 

·二· 

 

开学第一天我极其幸运地看到我的冤家,周世泽,我不知道为什么能那么清楚地记住他的名字,如果不是他嬉皮笑脸向我打招呼“嗨,贵宾犬小姐。”,我也不会假惺惺地笑着回敬一句“嗨,瘸腿狗儿先生。”。

我在讲台上看到了本学期的座位安排,我向我的座位看去,旁边居然是一个类似于书呆子的stupid girl!天呐,这,这难道就是我的同桌吗?非常不情愿地在她旁边坐下之后,我闻到了一股头发的恶心怪味,我捂着鼻子问那个stupid girl,“嘿,你没洗头吗?”

stupid girl转过她扎着辫子的头对我傻傻地笑,那米黄色的牙齿让我想起了进电影院都要买的爆米花,她该不会早上起床没有刷牙就来学校了吧?“呵呵,我上个星期二洗过了。”stupid girl抓了抓头发,没想到她的指甲缝也是沾满了黑泥,实在是太倒胃口了!

    “你确定你的头皮上没有生跳蚤么?还是虱子之类的?”我看了看stupid girl的桌上作业本的名字,“张……张什么文?张誉文是吧?头发发霉还不算件坏事,但是脑袋发霉就不是件好事了。”

    Oh my god,真不敢相信,曹蔚的学校真怪异,以我的中文理解能力,这所学校还有点变态,我无法理解课程怎么会这么满以及还有55个人以上的一个班级,周围的同学们上课不是吃东西就是睡觉,只有我旁边这个名叫张誉文的好学生认认真真地做着笔记。我趴在桌子上很懊恼,开始怀念起在Stockholm的校园生活,也不知道曹蔚那家伙是不是把学校搞得一团糟,我已经想回家了,我想过回我安逸的生活。

张誉文简直就是老师不发工资还做苦工的贴身助理,不是帮忙着收作业就是安排大家的学习时间,我认为她的梦想就是当一名保守的女教师,然后还会有更多的“贴身助理”去辅佐她。

张誉文一直插着腰催着我交假期的作文,对于中文作文我简直无可奈何,我的天哪,我上完小学四年级之后就没在中国呆过,当然,除了十二岁那年回来度假例外。“我觉得作为一个即将成年的女性,你可以选择闭上你得嘴巴或者继续喋喋不休,但是首先管好你自己就行了,别扮演一个唠唠叨叨的债主角色,OK?”我戴上耳机开始放摇滚音乐,我受不了张誉文喋喋不休的声音,更受不了我听着是摇滚音乐,还能看见她的口型在不断变化露出的黄色牙齿,我越来越承受不住而感到厌烦,压住我内心即将要爆发的怒火,慢悠悠地取下耳机,站起来,离她的脸还有十公分左右的时候,狠狠地朝她一字一句地吐出英文,“shut up!stupid girl.”

张誉文怔怔地看着我,三秒钟之后像个受委屈的小媳妇冲出了教室,没有人去安慰她,都默默回到自己的座位开始做自己的事。我环顾四周,他们就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一样镇定,这些人的故作镇定其实很虚伪。

 

因为学校规定高中生不能开汽车,我只好让父亲准备了一辆小型摩托车给我,说实话我不是很爱骑那玩意儿,但我无法忍受每天上下公交汽车的拥挤,所以,我宁可自己骑摩托车回家。

曾经听曹蔚说学校离家非常远,绕路地方非常多,于是我第一天的时候迷路了,我在心想要不要打电话给警察求救的时候,一辆白色的摩托停在我旁边,我一抬眼就知道是周世泽,今天他一直在偷偷摸摸地跟踪我,十五分钟前我刚刚把他甩掉。

我不知道曹蔚和周世泽之前有什么过节,我只知道为了维持曹蔚的身份不能打草惊蛇,“听说你上个学期和梁君凡在一起了,是这样吗?”周世泽的问题让我无法回答,因为我根本就不知道梁君凡这个人谁?曹蔚可从没告诉过我她的男朋友叫什么名字。“我也听说你和张什么文的在一起了,噢,张誉文对吧,可惜我没闲情跟你讨论这些,再见。”我正准备发动摩托车却被周世泽拔走了钥匙,我无奈地摊摊手,“OK?你想说什么?”

“曹蔚,你还是喜欢我的,对吧?”

“你不配,就这样。”

我一把夺过摩托车钥匙,发动摩托车长扬而去。

 

晚上完成那些令人烦恼的作业之后,我再次拨通了自己的号码,曹蔚这次很乖,没有让我久等,“Nuna?嘿,在学校过得怎么样?”“不怎么样,倒是出现了一些怪胎。”“比如……OK,你是说梁君凡?”曹蔚有点迟疑,欲言又止。

“我对梁君凡这号人物没兴趣,不过你必须告诉我周世泽和你是什么关系。”

“别提那个烦人的家伙好吗?他是我的死对头。”

“嘿,曹蔚,别告诉我你们曾经交往过。”

“开什么玩笑,你会跟一个比垃圾更加恶心的低等男人在一起么?”

“当然不。他今天跟踪我,但是不知道要干什么。”

“什么?跟踪?好吧,Nuna,只要别让他有机会发现你不是我,一切平安。”

“OK,果然是个怪胎。”

 

接下来的几天我也如愿见到了梁君凡,也是个十足的怪胎,他常常一下课就堵在教室门口,默默地注视着我,我就当他不存在,闭上眼睛什么也不想,眼不见为净。倒是张誉文比较多管闲事,说一些“有男朋友就了不起呀”之类的话,我睁开眼睛就回她一句,“确实比做梦都在幻想和男朋友接吻的你了不起多了。”张誉文咬牙切齿地“哼”了一声不再说废话了,效果很好,这是张誉文今天第二十三次被我堵得说不出话。

“曹蔚,曹蔚?你不要走那么快,等等我呀。”放学之后,梁君凡就一路追赶着我不肯罢休,我突然回过头他差点撞上我的鼻子,梁君凡干笑了几声,“假期我都找不到你,好不容易开学了,你又不理我……;”“OK,这位同学,你能不能不要跟张誉文一个小媳妇的德行?”我瞪了梁君凡一眼,走了。Oh my god!真没想到今天才从张誉文口中得知曹蔚正在交往的对象,就是那个神经不正常的梁君凡。以曹蔚的性格,和梁君凡交往简直就是大脑生锈,肯定是有所图谋才“牺牲”这么大的代价。

庆幸梁君凡没有再跟上来,却又招来了昨天拔我摩托车钥匙的人,也是曹蔚原来的死对头——周世泽。如果可以我愿意把这幅场景描绘得更唯美一些,天色已晚,夕阳也快照耀地球的另一半,在操场后的停车场只有稀稀拉拉的几辆单车和两辆摩托车,一辆是我的,一辆是周世泽的,他骑在摩托车上迎着最后微微的夕阳的样子有点像放荡不羁的少年,我没打算与他说声再见才走,发动摩托车的时候,他的一句话让我拳头突然变得非常有力,周世泽用最深情同时也是最恶心的声音对我说,“我已经知道你不是曹蔚了,你是她双胞胎姐姐,曹丽。”

我放下摩托车,走到他面前就狠狠地给了他一拳,他的嘴角被我打得淤血。“你是第二个敢打我的人,第一个人是曹蔚,哈哈哈哈哈。”周世泽捂着嘴角还大笑起来,我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原来曹蔚也对他动过手,让女生觉得欠打得男生不是喜欢他就是讨厌他,确实如此。

 

我的替身生活是如此糟糕,除了周世泽、张誉文、梁君凡这三个罪魁祸首的人物,更讨厌的是,我引来了曹蔚那些好朋友的注目,她们经常因为我见到她们不打招呼而质问我是不是友谊变质了,我只能尴尬地回避这个问题,说实话,我连她们叫什么名字都记不住,何况是一张又一张普普通通的脸蛋呢?

期中考试太令我头疼了,英语科目我是年级第十二名,英语老师的表情几乎可以用喜出望外来形容,不仅当着全班表扬我,还给我发了份小礼物,让我哭笑不得,居然是一个迪士尼的卡通笔筒,够幼稚的,张誉文嫉妒的眼神已经在这个笔筒上徘徊了很久,放学的时候我把笔筒放在了她的桌子上,并补上一张纸条,“气质决定品味。”

    春天快要结束了,我在这里也呆了两个月,拿不稳的筷子已经熟练了,吃不惯的中餐也已经喜欢了,我逐渐像一个中国的普通女孩一样,过着安稳的日子。

我开着摩托车在附近转悠,最终停在了一家名叫“恩特德”的酒吧前,走进去之后发现它的酒吧设计很独特,不少人拼桌聊天,却没有人去舞池里跳舞。我找了偏僻的角落坐下来,看着乐队的演奏和外国歌手深情地演唱着《bressanon》,思绪又再次飞回了Stockholm,确实是一首让人想念起家乡的歌,我想念母亲以及担心曹蔚会搞砸我的生活,其实我知道她并没有跟父亲吵架,父亲也没有把她赶出国,她是在躲梁君凡。

从洗手间走出来的金发女郎在一个大桌人的欢呼声之中踏进了舞池,她穿着高跟鞋走路不是很稳,骨架有点像男人,炫亮的眼影和粉红色的唇彩极其妖艳,散光灯下我确定了“她”的身份,我想男扮女装的周世泽是不会承认的,所以我偷拍了他。

更没想到的应该是我在回家的路上又碰到了周世泽,他看上去像喝醉了似的踩着高跟鞋东摇西摆,不一会儿还吐在了电线杆旁边,我想起我还有一张擦过摩托车坐垫的餐巾纸,就递给了周世泽,他看见是我之后连忙倒退了几步,整个人靠在墙上瞪大着贴有假睫毛的双眼,一只手还不忘伸出来指着我,“你怎么在这里?”

我冷笑一声,“你以为我是来看男扮女装的吗?前面的舞蹈还不够精彩吗?”然后从手机里找到偷拍他的相片,大方地递给他看。周世泽的脸色突然间变得很难看,皱着鼻子大喊说,“喂!我是打扑克输了之后才被罚扮女装的啊!”“Who care?who know!?”我两手一摊,“如果你敢揭穿我的话,这张相片第二天不仅会贴在学校的公告栏而且会贴在你家门口。”

我骑上摩托车,用曹蔚经典动作——回眸一笑,“其实你穿女装比男装好看多了。怎么样,要不要考虑去泰国,我听说那里就是成就你梦想的地方。”

身后只剩下周世泽咆哮的声音,“曹丽——你这个替身,你这个冒牌,你这个假货!!!”

 

洗澡后感觉还没那么想睡觉,本想上一会儿网,却意外地收到了曹蔚的邮件,只有短短的几句话,“周世泽是我们的幼儿园同学,这个人城府很深,假如你扮演我的事情被败露,我就会被学校开除。所以,Nuna,好自为之。”

我找出了曹蔚放在抽屉里的相集本,幼儿园班级合影的名单上,确实有周世泽的名字。怪不得他察觉了我不是曹蔚,但是,那又如何呢?我再次打开手机翻出了那张相片,微微一笑,周世泽,你能把我怎么样,我就会双倍地还给你。

 

 

 

·三· 

 

在我感到这个世界不再那么讨厌的时候,曹蔚打电话给我她终于厌倦了Stockholm的生活,没有钟情的菜式也没有适合的胃口,所以她决定飞回来了,我也应该收拾好东西回到属于我的Stockholm。

以后就再也不用再见到张誉文这个怪异的同桌了,岂不是很开心么,想到这儿我打开电脑放起了摇滚音乐,一边登入MSN一边打开网页,无意进入了周世泽的个人主页,感到小小的失落,他的生活还是只围绕着他自己,无关别人。算了吧,管他呢,反正我也要回Stockholm了,那些秘密又能代表什么呢。

 

星期五晚上的机场几乎没什么人在候机,我默默地等着曹蔚,见到她的那刻真是无法形容,我居然感到看到了另外一个自己。曹蔚看到我也大吃一惊,“你的头发……”,我无所谓地笑了笑,“对……没错,尽管很恶心,但是我剪成和你一样了。”“You are so beautiful!!”曹蔚的情绪很激动,“我真的没想到你会为了我这样做。”

“Oh,my honey, sooner of later,I will be crazy away.”

我在国内度过的最后一个周末也是最后一天,一觉睡到中午,午餐已经换成了蒸饺子和一碗海鲜汤,我似乎早已习惯了中式的餐点,而且我觉得,比母亲做的巧克力面包好吃多了。曹蔚问我下午有没有时间,我喝着汤点点头,“那么……一起逛街吧。”曹蔚把最后一个煎饺子塞进嘴里,“我好久没吃中国菜了。晚上我们出去吃晚餐怎么样?”“当然可以,当作是最后一顿晚餐。”我应该多看看这个城市,因为来的时间不长也算不上怀念,解脱曹蔚的生活后心情却有些复杂,难道是对这个城市的不舍吗?

Nuna,这对你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你离开后没人会记得你,十年后更没有人会知道你假扮了曹蔚来到过这个城市。

别想太多了,好好享受最后的时光,就像舞会上的最后一曲一样,尽情地跳完这支舞吧。

 

“对不起,姐……”逛街时曹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让我有些不可思议。

“嘿,怎么了?难道是你弄坏了我的房间还是把学校搞得一团糟?”

“都不是。只是觉得我太任性了,爸爸妈妈还有你,还有梁君凡给我包容,实在是太多了……我一直觉得我过得不够自由,所以才会想出这种和爸爸吵架的烂借口跑去Stockholm找你和妈妈,我没想到你相信了,哈哈,说实话,Nuna,你是不是早就发觉我在说谎了呢?很谢谢你一直没有质问我,有这样的姐姐我无比幸运。”

“呃,我知道那不是真正的理由,但是……怎么说好呢,人类之间的感情真的好复杂……”

比如梁君凡和曹蔚之间的感情,比如我和周世泽之间的感情,这些从未接触过的情感一直在困扰着我,像是小鸡在心上啄米,不仅困扰万分,还有些莫名其妙的难受。

“你看。”曹蔚拍拍我的肩旁,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我看到了一对可爱的双胞胎小女孩,等等,我什么时候起开始学会用“可爱”这么肤浅的字眼了?她们穿着花裙子在大街上跑跑跳跳,在我的印象中我和曹蔚从来没有这样张扬过,通常都是我在家看书或者画画,曹蔚和她的同学一起去玩什么的,我们总是分开行动,这样听起来很不正常,但这是我与曹蔚之间最正常的关系。

“Nuna,你还记得我们最后一次穿姐妹装是什么时候吗?”

“大概……五岁?”

我们都哈哈大笑起来,曹蔚突然拉起我的手就跑了起来:“Let’s go!!!”

“嘿,你要做什么,你不觉得这种举动太疯狂了吗……”

我没有停下来,反而一直被曹蔚拽着奔跑感到很轻松,我想这是我人生的头一次明目张胆,可是很快乐,不是吗?

我明白,世界上的另一个我正在拽着我做一些我想都没想过的事情,我以为我会立刻制止她,但又有些于心不忍,于是陪她一起疯狂,她就是另一个我,也是我的妹妹。

我们跑了没多久,曹蔚就拉着我走进一家服饰店,我在她期待的眼神中接过了姐妹装,是一条非常优雅的米色小礼裙,我们换上了它,走出更衣室见到彼此的那一霎那仿佛有一道无形的镜子,凝视着彼此有些激动,然后我们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逛了一圈之后我和曹蔚都提着三四个袋子,她亲昵地挽着我的手臂,我感觉到我和曹蔚其实是密不可分的一体,无论少了哪一方,都不会再完整。

“Nuna,一会儿我们去吃什么?你想吃西餐吗?在国内很久没吃到西餐了?”

“不会,Dad至少一个星期给我准备一次西餐,但我发现我更喜欢中国菜!”

“天哪,哈哈哈,其实我是再也吃不下果酱面包才回来的……”

“你在批评妈妈的厨艺?噢,dearhoney,你再也别来Stockholm了。”

“别这样……”

我们一路说说笑笑地讨论着晚上要吃什么好,四只12公分的黑色高跟鞋双双“咔咔咔咔”地踩在商场的大理石地板上,那种节奏听起来是多么地愉悦。

 

“曹蔚?”

或许是听习惯了别人叫我“曹蔚”,我们的反应都是同时回过头去。

我对他有些反感,居然是梁君凡这家伙,他看见了我和曹蔚逛街,他看见了我们同时存在的那一刻目瞪口呆,“你们——谁是曹蔚!?”

曹蔚扶了扶额头,想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这是我姐姐Nuna,我们是双胞胎。”“双胞胎?我怎么从没听你说过?”梁君凡还没缓过神来,我不想知道他有什么好惊讶的,见到我们像是见到外星人或者神秘物体似的,“那……这几个月以来在学校的人是……”

“It’s me.”我双手环胸,不耐烦地问他,“你还有别的事吗?”

“你们,你们这样做,有没有脑子!?”看着梁君凡激动的样子真有些倒胃口,他那两条粗粗的眉毛紧紧地皱在一起,就像两条毛毛虫在打架,“你不怕我告发你们吗?”“随便你,你先有这个胆子再说吧。”曹蔚白了他一眼,露出一副厌恶的表情,“如果你星期一还想上学而不是断了条腿请病假的话。”

 

就算学校知道我假扮了曹蔚又能拿她怎么样,我已经在机场候机准备飞回Stockholm了,爸爸去办理手续的时候曹蔚一直在旁边陪着我。看得出曹蔚不舍得让我走,我微笑着摸了摸她的脸,“又不是再也见不到我了,OK?”

“那我等期末考试结束后就去Stockholm找你和妈妈。”

“嗯。”

“你别再关上门不让我进来了……”

“I promise you,sweetheart.”

再次的相拥让我好想抱抱这个女孩儿,这是上帝赐给我的最意外也是最惊喜的礼物,我的双生妹妹。

 

我一个人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然后再一个人回到原来出发的地方,就像一场惊奇的旅行,我的勇气就是我的行李,能在短暂的时光里偶遇你,我相信我也有忘记你的勇气。从此以后,我不再是谁的替身,我会潇洒地回到Stockholm,做回原来的Nuna,做回最真实的我自己。

 

 

 

 

 

 

  评论这张
 
阅读(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