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UEYEUNG MOMENT

I just want to be free in my world.

 
 
 

日志

 
 
关于我

陌生人眼中的高冷,好友眼中的二逼,家人眼中的孩子,自己眼中的女王。

网易考拉推荐

《石斑纱映》※ 第四章  

2010-08-04 14:03:50|  分类: AGIKO-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4-

 

“三年前我见过你,你好像是和她嘴里说的石斑在一起吧?”陆嘉淡淡地说,“我也没想过,会和你在同一个班。”

我无法预料我的生命竟出现这样的一个男生,很吃惊,却又故作镇静,“你什么都知道了吧。”

坐在大排档里,我把我和石斑的曾经告诉了陆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瞬间就成了值得我信赖的朋友,我们俩大口大口地吃着面条,为这一刻的饱腹感而满足。

“哈,你觉得他还喜欢你?”

“没有,我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和范奇奇分手吧。”

“他们分手好像跟你没什么关系吧。”

“也对哦,哈哈。”

手机在这时候响了,是陌生的号码,“喂?”

“纱映吗?我是亚希的妈妈,亚希现在和你在一起吗?”我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九点多了,陈亚希会跑哪去了?“嗯,她说今天周末想要我陪她逛街呢,我们俩在一起。”我随便找个借口糊弄过去了,“是吗?那我就放心了,你们玩吧,呵呵。”电话那边陈亚希的妈妈好像松了一口气,挂电话了。

我立马拨出陈亚希的手机号码,却是“您呼叫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

“你现在在哪,你妈妈打电话给我哎,要么回家要么给我个电话吧。”我发了条短信给陈亚希,也不知道她会不会看。

之后陈亚希的手机一直没有拨通。

陆嘉打了所有同学的电话也没发现陈亚希现在和谁在一起。

此时已经临近晚上十点,偏偏又突降暴雨,雨声淹没了城市的一切,而我还在不停地打着陈亚希的手机,我多希望她接了电话,是平安无事的声音。

“一直打不通,怎么办?”我放下手机向陆嘉求救,“要不要到处去找找?”

“城市那么大怎么找,再说现在下着大暴雨。”陆嘉的眼神中流露出不安,“一个女孩子这么晚了会跑哪去?”

希望陈亚希不出什么事情才好,平时大大咧咧的也没觉得她有什么心事藏在心里。

 

“我在新城宾馆。”——短信来自陈亚希。

我和陆嘉互相看了对方一眼,两人毫不犹豫冲进大雨里拦了辆计程车向新城宾馆开去。

我全身湿透了,刘海贴在额头上,满脸都是雨水,看起来很狼狈,陆嘉也一样,雨水在他的喉结上缓慢地滚动。我着急得想哭,收到短信的那瞬间我真的很害怕陈亚希会出什么事情,陆嘉拍拍我的肩旁,一言不发。

我和陆嘉在新城宾馆一间房间里找到了陈亚希,她呆呆地卷缩在角落头,出奇地安静。

我蹲下来啦住她的手,陈亚希脸上的泪痕还没完全干,“怎么了,告诉我发生什么事情了好吗?”陈亚希不说话,把头埋了下去,身上破掉的衣服让我愣了——不会的,上帝不会这么对待陈亚希的。

“你说话啊,有什么事情我们一起解决吧。”我摇晃着她的双肩,给了她一个很坚定的眼神,“告诉我,你到底怎么了?”

陈亚希突然抱着我大哭起来,像是遭受了最大的委屈,然后缓缓带着哭腔说道:“我,我被强暴了……”

陆嘉一声不吭地走出房间,我想他是去报案了。

我轻轻搓揉这陈亚希背上的抓痕,我这辈子都没想过我的朋友会有这样的遭遇。陈亚希湿淋淋的头发覆盖在脸上,她已经停止了哭泣,却目光呆滞,不愿和我过多地交流。

“没事的,一切都过去了,你还是以前的那个陈亚希,好吗?”陈亚希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像被人控制的傀儡没有感情。我用吹风机吹干了她的头发,慢慢帮她梳好马尾,轻声问她,“我们回家吧?”

陆嘉早早站在宾馆门口等我们,我扶着陈亚希进了计程车。陈亚希不吵不闹,不哭也不笑,直到快到陈亚希的家了,她才开口说话,用请求的口气问我和陆嘉,“不要告诉我爸妈可以吗?”陆嘉刚想说什么我就瞪了他一眼,轻声安慰着陈亚希,“这事儿只有我们仨知道,我们不会告诉别人的。”

送完陈亚希回家,陆嘉坚持要送我回家,我知道他是担心再发生类似的事情,我没有拒绝,只是拜托他陪我步行回家,他也默许了。

“为什么这种事情会发生在陈亚希身上呢?我想我比她更难过吧。”城市夜景灯火辉煌,抚平不了我的情绪,想起陈亚希的泪眼我就很担心她做出什么傻事。“既然都已经发生了,为什么不能坦然面对呢?”陆嘉对当时陈亚希的请求保密产生了疑惑。

“这是一个女孩子受到多大的伤害啊。”

说到这里我哽咽了一下,我总是这么一个往坏处想的人,不好的事情总是浮现出脑海,我害怕陈亚希走不出这个阴影,我害怕我会失去她这个大大咧咧的朋友。

陆嘉把脸别过一边,默默递给我张纸巾,“王纱映,现在不是该你难过的时候吧?把眼泪给我咽回去。”

我没有理会他在说什么,反而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各种悲剧浮想联翩。

可能是我抽抽嗒嗒的哭泣声影响了陆嘉的情绪,他拽着我的手臂往后使劲一拉,瞪大眼睛朝我大声吼了一句,“妈的哭什么哭,再哭你他妈自己回家——”陆嘉的样子很可怕,好像是被激怒一头野兽准备捕猎它的晚餐,而我很不幸地成为了他的红烧肉。

我哭得更厉害了,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继续往前走,我意识到自己走路的样子可以用“悲壮”来形容,可我管不了那么多了,我不知道要是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会是怎样的感觉,我心疼陈亚希,我的心比她还疼痛。

陆嘉没反应地站在原地,我走了二十几米远后又追上我来,粗暴地板起我的脸帮我擦掉了眼泪,我泪眼汪汪地看着他,时不时又落下滚烫的泪水,真感觉我是一只即将任人宰割的小猪,可怜巴巴地祈求陆嘉放我一条生路。陆嘉紧紧抿住嘴唇,眼神逐渐变得溺爱,那种溺爱我曾在三年前石斑的眼眸里看到过,他喉咙滚动了一下,用我听到过最温柔最有磁性的声音对我说——

“那天你在图书馆一跳一跳的时候,我的心也在地震。”

我不知道陆嘉在说什么,先是一阵沉默,然后呆呆地被他拥入怀里,“王纱映,你喜欢我吧,看来这个时候告白把你吓得不轻。”陆嘉笑了,我的脑袋贴在他的脖子上,他的声音在我头顶环绕,这一切都是那么不可思议,却又是突如其来的甜蜜。

 

接下来的几天陈亚希都请了病假,我和陆嘉放学以后都会去陈亚希家陪她说话,在我的胡搅蛮缠和陆嘉的死皮赖脸下,陈亚希终于答应了“再休息一个星期就回学校”。

没有想逼迫陈亚希回到校园,只是希望她还能过回以前的生活。

青春期带给陈亚希的伤害太大了,埋怨也好,仇恨也罢,这片乌云在她头顶挥之不去的心情我能够理解,作为朋友我真的很想要帮助迷失方向的陈亚希,因为,我还想看到总是大惊小怪、性格大大咧咧、每天都很爱八卦的陈亚希。

我得到了Charlotte的回信,她很欣然地接受了我的道歉,并与我诉说起在她生活中的种种事情,哪怕是快乐的语气,也难以掩饰心中的忧愁。

在给Charlotte的信中我停停顿顿地写着陈亚希发生的事情,我实在找不到什么适合的形容词来形容我心中逐渐放大的恐惧,可是一想起陆嘉的嬉皮笑脸,我就感到很安心。如果用童话故事里保护公主的骑士来形容陆嘉那实在太糟糕了,因为他不仅仅是属于我,他还属于这个世界,这个在绝望里还能幽默的世界。

“Charlotte,我交了个男朋友,不高,不帅,但绝对忠诚,绝对真心。”

体育课我偷懒地躲在树下看陆嘉打球,去小卖部买了一听雪碧,刚启开易拉环,手中的雪碧就被陆嘉夺走,他喝了一大口,然后问我,“这么胖了还喝雪碧?”,我伸手去抢雪碧却被陆嘉高高举起,“陆嘉!”我气急败坏地叫他的名字,被头发微微挡住的蝴蝶耳环随着我的跳动翩翩飞舞。

 

再次见到石斑好像已经时隔半年,他瘦了一些,黑着眼圈站在我家门口。突然庆幸陆嘉今天有事没有送我回家,因为我是如此期待与石斑的再次相遇,只是为了告诉他,我和陆嘉在一起了,我会幸福的。

石斑露出疲惫的笑容,“我来看看你。”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