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UEYEUNG MOMENT

I just want to be free in my world.

 
 
 

日志

 
 
关于我

陌生人眼中的高冷,好友眼中的二逼,家人眼中的孩子,自己眼中的女王。

网易考拉推荐

《石斑纱映》※ 第五章  

2010-08-11 14:07:13|  分类: AGIKO-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

 

又是这样的天气,又是这样的心情,只不过不是相同的地点,相同的人。

天气好得不像话,不去约会怎么对得起陆嘉的好意。我记得和陆嘉一起喝了柠檬味的汽水,大家都叫它雪碧,唯独我偏偏称呼它是“柠檬味汽水”。

我的愿望终于实现了,那就是和心爱的男生在下午茶时间安静地呆在一起。

可惜陪我共度下午茶时间的人不是你,石斑。

陆嘉总是对我很好,巴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我是他女朋友似的,这种炫耀式的幸福让我感到意外又惊喜,可又幸福得让人担忧,还好只是一些小事情,没有影响我的情绪。

 

陆嘉送我回宿舍,然后去打球了。我看着他笑着跑开的背影,完全没有想到范奇奇在宿舍门口等我,高三已经毕业,按常理来说已经搬出宿舍,范奇奇能出现在这儿绝不是偶然。

范奇奇穿着灰色的字母TEE和牛仔短裤,长发高高地被她盘起,“你知道我要跟你说什么的吧。”从她愤怒的眼神中我没有作声,然后她跟着我进了我和陈亚希住的宿舍。

我从没想过一个练舞蹈的女孩手臂那么有力,我也没想过我的体重不足50公斤,就这样被范奇奇推倒到地上。“你和石斑分手关我什么事?石斑早就和我没关系了。”我吃痛地站起来,屁股痛得麻麻的。

范奇奇捏住我的手腕,“王纱映,你他妈给我闭嘴!是啊,你是不喜欢他了,你是重新交了陆嘉这个男朋友,本来我也以为我们终于可以互不相干了,可是——石斑心里还是装着你,你说我该怎么办?嗯?王纱映,你说啊!”范奇奇抖动着睫毛,眼睛死死地盯住我。

“明明是你逼石斑和你在一起,石斑要不是为了和你爸那份合同他会答应和你在一起吗?你不觉得你这样自欺欺人很幼稚么。”

“哈,你知道了?妈的,石斑去找过你了是不是?他去找过你了是不是!?”

“是又怎么样,我已经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了,我没揭开真相已经很给你面子了,请你有点自知之明。”

我完全不畏惧范奇奇嚣张的模样,我也不需要面对她的眼神躲躲藏藏,此时的我就像美少女战士里面的月野兔面对敌人喊出“我要代表月亮消灭你!”一样勇敢。

范奇奇把我逼到窗口,轻轻一笑,好像在宣誓着她将胜利,“你不觉得你太自以为是了么,或者是你认为,我会给你揭开真相的机会么……”

我来不及躲闪,范奇奇就掐住了我的脖子,我立马喘不过来气,然后她随手拿了一把衣架,狠狠地一下又一下敲打在我身上,“你他妈的王纱映,还拽呢是吧,抢别人男朋友还不承认是吧,妈的,你就是个婊子——”我抠着她的手指努力让自己呼吸,可悲的是范奇奇好像着了魔般死死地掐住我,我刚踢了她一脚,范奇奇更加愤怒了,“操!”她开始扯我的头发,剧烈的疼痛不得不让我喊叫,我完全敌不过范奇奇手长脚长的身躯,拼命地抠着范奇奇掐在我脖子上的手指不停挣扎。

在我呼吸最困难的时候,我第一个想见到的人不是陆嘉,而是石斑。我没有丝毫片刻去想这是为什么,只是不停用意志告诉自己,我一定要见到他。

范奇奇打开窗户,我们宿舍的窗户并没有围栏保护,掐着我的脖子把我直逼窗口,用力地把我往窗外按着,“你怎么不去死啊!?”我双手巴着窗台,心脏跳动得异常厉害,我知道这里是三楼,摔下去不死也是半个残废,我腰部以上身体已经被范奇奇按出窗外,我能看看见学生在楼顶晒着的衣服和那一片可能是我最后看到的天空。

她的表情比毒害白雪公主的老巫婆皇后还狰狞,一点一点地把我往下摁,“如果没有你,我应该会幸福吧?都是你啊王纱映,我恨你,我这辈子都他妈恨你!”

爸爸妈妈,对不起,你们是最疼我的父母亲;陈亚希,对不起,你是我最好的朋友;陆嘉,对不起,你是对我最好的男朋友;石斑,对不起,你是我王纱映最爱的人。

“我喜欢石斑,他却喜欢的是你,为什么偏偏你啊?嗯?你他妈告诉我啊,为什么他偏偏喜欢的一个什么都不如我的臭丫头?”范奇奇早已陷入疯狂,她想让我死,她不会就此罢休的。

或许在面临死亡的时候我才能明白自己的感情,原来我对陆嘉的感情没有覆盖过石斑。可笑的王纱映,最爱的人依旧是那个让她哭让我她、让她百感交集、让她不曾停止过幻想,让她的思念一天比一天更加强烈的石斑。

我实在舍不得与这个世界的任何一切告别。

我以为我会这样坠楼身亡,所以我哭了。

“嘭。”

就这么一个撞击的声音,范奇奇的眼神不再愤怒,松开掐在我脖子上的手,像一团淤泥一样倒在地上。

我还没反应过来,又是“啪啷”的一声,是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

我含着泪眼看到了一个模糊的人影。

陈亚希吃惊地看着倒在地上的范奇奇,双手一直在发抖,然后向前一步紧紧抱住我哭起来,“我以为你要摔下楼死了,否则我不会放过她的!”

我只感到一阵眩晕,然后软倒在陈亚希怀里不省人事。

 

范奇奇追赶着我,我不停地跑,时间的推移让我跑到了四年前,也就是和石斑在一起的时光,我一边跑一边看见了当时在汽车后面狂喊的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轻而易举就追上了载着石斑的汽车,19岁的石斑倔强地看向车窗外,然后,我看见一种叫做眼泪的液体从他眼睛里流出来……

 “你醒了。”向左看去,跟我说话的人是石斑,“你是不是想吓死我?”虽然语言刻薄,但不难听出他的温柔。“我……对不起。”我一时之间语塞,他拉着我的手让我感到不自然,偷偷把手挪回被子里了。石斑也表现出尴尬的神情,不过还是小心地帮我拉好被子。

 “王纱映你找死啊?为什么把自己搞成这样?别人打你不会喊救命了是不是?”向右看去,陆嘉的眼睛有些红肿,霸道地把宽大的手掌覆上我的额头,“还好烧退了,不然医生就要抬你去抢救知道不知道!?”

我好像睡了很久,头有点疼痛的感觉,“我爸我妈知道这件事情吗?”“叔叔阿姨知道了,不过你不必担心,我会帮你处理好的。他们晚上才来看你。”听石斑这样说我就不担心我爸妈会大动干戈了。

石斑的成熟和陆嘉的浮躁让我感觉一个是男人,一个是孩子。我对他们露出笑容,尽管我知道现在的笑容很苍白无力。

经历过惊天动地的事情,面临过摔下窗口的考验,直到今天我才明白身边的人是有多么地爱我,我才明白我是有多么舍不得身边这些我爱的人。我好像还得感谢范奇奇,否则,我还不懂什么是珍惜,什么是爱。

 

“陆嘉,你能出去一会儿么?我想和他单独聊聊。”他没有做出任何动作表示他并不愿意在此时此刻离开这间病房,我给了陆嘉一个“别担心我”的眼神,我想他能会意我的心思。陆嘉还是忧心忡忡的神情,却很快就明白我的意思,在我的额头轻轻烙下一个亲吻,又坏笑着掐了掐我的脸蛋,离开了。

“这个男孩是你男朋友。”石斑说的并不是疑问句,我低头着看自己缠满白纱布的手,说,“所以……你懂的,我一开始就不想伤害任何人。”

“如果你们没有结果呢?你会不会爱我?”

“……不会。”

我一直告诉自己要做一个对人坦诚相待的女孩,没想到却在这样的情况下撒了谎,才发现失去的时间是不会给我们机会重新再来的。我不能伤害陆嘉,他那么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他在我身边的感觉。

可是……我更爱石斑,现在温柔地注视着我的男人,就是我最爱的人。我和他并不能重新开始的原因太多了,阻碍也太多了,我并不想耽误石斑的人生,我宁可祝他幸福,也不希望看到陆嘉不开心的表情。

似乎在我的印象里,陆嘉没有不开心过,他永远都是简简单单、快快乐乐的,好像不曾有过烦恼,不曾有过悲伤。

王纱映,你早就知道,石斑并不属于你,陆嘉才属于你,不要贪恋得不到的东西,贪恋越大,失望越大。

 

 

“纱映,既然是这样,你为什么要哭呢?”

第二天陈亚希来陪我,我和她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竟然情不自禁地落下眼泪。

“为什么不能和自己真正喜欢的人在一起呢?陆嘉他会原谅你的。”

“亚希,你可能不懂我的心情,我不是不喜欢陆嘉,我挺喜欢他的,只是我发现,我爱石斑。喜欢和爱分明是两种感情,如果没有范奇奇想伤害我,我可能一辈子都区分不清楚。”

我用手背抹掉脸上的泪痕,闭上眼睛又想起石斑来找我的那个晚上。

“你知道吗?那天石斑来找我,他的样子看起来好累好累,然后我们坐在他的车上聊天,我才知道原来他并不是真心实意和范奇奇在一起的,范奇奇拿了一份合同威胁他才迫不得已的,你说我该相信他吗?的确,我毫不犹豫地相信了。聊到最后,他对我说,‘我们重新开始好吗’,他想搂住我,我却躲开了。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尴尬地笑了笑。”

从那一刻起,不,或者更早,我就明白了可能和不可能之间的差别,过去的终究过去了,我们都不能依赖着生存在怀旧的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