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UEYEUNG MOMENT

I just want to be free in my world.

 
 
 

日志

 
 
关于我

陌生人眼中的高冷,好友眼中的二逼,家人眼中的孩子,自己眼中的女王。

网易考拉推荐

《石斑纱映》※ 第三章  

2010-07-28 21:08:05|  分类: AGIKO-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

 

十七岁的生日让我感到了不安和恐慌,我开始害怕长大,害怕毕业,害怕身边的人们终究要与我分离。

 

生日过得和其他同学的一样,请了几个同学到KTV开了间包厢唱歌,陈亚希要是不到场还真不是她的风格,自从陆嘉上次在图书馆说了那一句“我听他们说这边是地震过来看一下发现你在这儿一跳一跳的。”之后我就一直赌气没有理他,他坐在离我最远的位置默默地摁着手机键盘,不一会儿我收到了他第十二条道歉短信,“对不起啊,还在生气呢?我错了,生日快乐。”我微笑着删除后,给了陆嘉一个“不可能原谅你”的眼神。

“哎,你最近怎么跟陆嘉眉来眼去的啊?”陈亚希在我身边翘起二郎腿,“你们该不会搞暧昧吧?”“我跟陆嘉怎么可能在一起啊?”我真是佩服陈亚希的想象力,丰富得可以到火星上生活了,“说不定他喜欢你啊。”陈亚希别有用心地笑笑,我刚想反驳她,她巧妙地塞了一个麦克风给我,“你点的歌。”。

我依稀记得那年生日是石斑给陪我过的,没有生日礼物,只有比手掌大一点点的蛋糕,说得起来也觉得幼稚,我就是那么喜欢甜腻的味道。

恋爱中的情侣总是把爱情理所应当地放在第一位,忘了还有家人,忘了还有朋友,直到分开,才重视起自己忽视已久的感情。我想我还没傻到这种地步吧,对我来说每种感情都密不可分,同样重要。

家门口的小夜灯总是那么温馨,暖黄色的照耀让疲惫不堪的我顿时精神百倍。

桌子上摆的不是夜宵,是一个深蓝色的高档礼盒,拆开后是石斑留给我的字迹,“生日快乐。”他送我的生日礼物是一条珍珠手链,一颗颗如指甲般大小银白的珍珠互相交错着排列,零零星星的水钻衬托着它的无暇,链子是高贵的金色,我心底里在感叹,真是一条极致美丽的手链,低调而华丽啊。

我第一次收到石斑送的生日礼物,整个晚上捧着那条珍珠手链兴奋得睡不着觉。

 

第二天我戴着手链早早去了学校,陆嘉瞥了我一眼说道,“这什么嘛?珍珠手链根本不是你的风格好不好。”随后不知道哪掏出来一个牛皮纸的小盒子,“昨天忘记给你了。”

我毫不犹豫地拆开了,是一对古铜色宫廷复古风格的蝴蝶耳环,让人联想到上世纪的欧洲宫廷,回到那个怀旧的年代,勾起人们遥远的回忆,像是埋藏多年的古典音乐,等待着我去倾听它旧日情怀中的神秘魅力。

“还是我的眼光比较好吧?”陆嘉露出虎牙皎洁地笑了。

如果比起石斑送的珍珠手链,“一般般吧。”。

陆嘉的脸开始像大便一样臭,默默回到位置上睡觉了。

我承认说珍珠手链比蝴蝶耳环漂亮那绝对是私心,但是下课的时候打消了这个念头。

范奇奇手腕上的珍珠手链除了链子是银色的之外和我手腕上的一模一样,那串银色的珍珠手链让她的气质更显奢华,然而我胖呼呼的手腕不自觉地往背后藏起来。

我索性取掉它,这样高雅的珍珠手链,或许陆嘉说的是真心话,的确不是适合我。

可是,石斑,你有必要买一样的手链送给两个气质不同的女生吗?我兴奋了整个晚上的事情,在看见范奇奇之后,心里满满的都是挫败感和失落。

陈亚希问我,“难道你觉得这串珍珠手链更加适合你?而不是蝴蝶耳环吗?”

“我只是……曾经这样以为而已。”

回家后我把珍珠手链放回到深蓝色的高档礼盒里,收进抽屉。

王纱映,丑小鸭不应该扮演天鹅的角色。

 

“这个,我想还给你……”我把深蓝色的高档礼盒推在石斑面前,“你先听我说,我知道这样拒绝你的礼物是件很不礼貌的事情,它并不适合像我这样平凡的女生……”

“你是看见小奇手腕上也有一样的珍珠手链才还给我的吧?”石斑好像能洞察我的心思,“她的珍珠手链是她自己买的。”

“你们……在交往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问起这个,或许答案不是我想要的,但是我还是开口问了。

“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我和小奇没有在交往。”

唬弄我,隐瞒我,路人甲乙丙丁都看得出来你们在交往吧?

“如果是害怕我受到什么伤害,那你大可不必说假话了。”

石斑的眼神很复杂,皱着眉头欲言又止的样子,看得我真的很难受。

不管怎么样都好,不可能再喜欢上你了,我早就知道,我和你不是同一条道路上的人了。不仅如此,我和你的关系可以保持在陌生人这一条隔阂已久的道路上。

计程车上石斑醉醺醺地靠在我肩膀,胡乱地喊着“事情……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简单!”,夜里风很大,我开了车窗,让它横冲直撞地打在我和石斑的脸上。

我看着石斑的嘴唇,突然很想吻他。我闭上双眸亲吻了他的脸颊,却流泪了。

石斑再也不是以前的石斑,我也再也不是以前的王纱映,再次相遇我已经很满足,何况是这样轻轻的亲吻更加遥不可及。

让我们都忘了彼此,开始新的生活吧。

 

“王纱映,你失恋啦?”陈亚希看着我红肿的双眼一副“你好惨”的样子,扑哧一声大笑起来,“你都没有恋爱怎么失恋啊?”“是啦是啦,比你上个星期跟那个姓李的表白没成功还要惨是吧?”我暗暗戳到陈亚希的痛处,她火冒三丈指着我的鼻子大骂道:“是我不稀罕他好不好!?”我冷笑一声,抬头一口咬了陈亚希的食指,她痛得表情狰狞,可我马上后悔了,因为陈亚希暴跳如雷的声音广播了整层楼的教室。

“王纱映你这个疯婆子学会咬人啦——”

此后每当我走在校园里,全校师生包括扫地的大妈都跟我保持十米远的距离。

除了陆嘉,他还是会嬉皮笑脸地开我玩笑。

陆嘉的数学成绩不是盖的,一直都是文科班的第一名,发我月考试卷的时候问我,“今天怎么没有地震?”

“因为体重不够所以震不了了啊……”我伏在桌子上一直在打哈欠,“我现在130斤都不到。”

“哇,那你要不要出本书啊?就叫《王纱映的减肥秘籍》好了。”昨天老师调换座位,把陆家调到我前面那个座位了,他现在一回头就可以跟我讲话。

陈亚希叹了口气,摸着我的脑袋楚楚可怜的样子,“她啊,就是太拼了,白天学习不够,晚上还要熬夜到一两点。”

“那以后要早点睡。”陆嘉严肃的表情还是难得的少见。

 

说到爱情,可能年轻的我们不是一脸茫然,就是镇定自若。我曾经在一本书上看到,恋爱与家庭、年龄、环境无关,与梦想有关。我还没有实现小时候的梦想,但石斑实现了,那天他酒醉后一直在叨念他这三年来的生活,说是简单的事情做起来往往复杂,他那么努力终于当上了渔场老板,回到这个思念已久的家乡,却找不到思念已久的人。

“读了那么多书,却一直读不到自己想要的故事。”

我总是习惯把自己的一些感想发表在微型博客上,至今已经有一百余条,不少人看过,却没人回复过它们,大概都是怀着看客的心态吧。

上次在图书馆陆嘉帮我拿到一本红皮本子,我翻开之后发现是一个女生的心情日记,我没给陆嘉看,我认为女生与女生之间的默契就是互相保守秘密吧。

她自称Charlotte(夏洛特),不安的文字让我觉得她是个小心翼翼的女生。我从自己的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空白的条纹纸,开始给Charlotte写信,不知道她发现以后是欣喜还是厌恶的表情呢?

“Charlotte,偷看了你的心情日记真的很抱歉,我发现我们有很多共同相似之处,我叫王纱映,我们交个朋友吧。”

 

两天后,范奇奇手上的珍珠手链也没有再戴在手上,反而大大方方地换了个手镯,也没有再见到石斑来接她放学,仿佛两个人已经恢复到根本不认识的时候,一切平复如初。

不过放学的时候却意外接到范奇奇的电话,“王纱映,还记得我吧?我是范奇奇,我在舞蹈教室等你。”

我赴约去了舞蹈教室。里面只有范奇奇一个人,四面都是镜子,反射出高挑的范奇奇和矮胖的我。

“我不知道石斑为什么跟我分手,但我在他车上发现了那个深蓝色的高档礼盒,是他送你的生日礼物,我亲自陪他去买的。”范奇奇的声音是如此冰凉,她优雅地靠在镜子上,双手环胸,头一歪,“你能告诉我是为什么吗?”

“我不知道。”

“王纱映,”范奇奇慢慢地走到我面前,低下下巴专注地看着我,眼神中有些恨意,“我知道你和石斑曾经有过一段感情,但是我想麻烦你,不要再纠缠他了,可以吗?”

我还没说话范奇奇的右手就伸出食指放在我的嘴唇上,她半眯着双眸,性感的嘴瓣轻轻发出一个让人不想说话的的声音,“嘘——”

“不管你想说什么,我得提醒你,现在石斑是我的。”

 

范奇奇走后不久,我一直没发出的声音终于发出了,“你干嘛跟踪我?”

  评论这张
 
阅读(6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