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UEYEUNG MOMENT

I just want to be free in my world.

 
 
 

日志

 
 
关于我

陌生人眼中的高冷,好友眼中的二逼,家人眼中的孩子,自己眼中的女王。

网易考拉推荐

《石斑纱映》※ 第二章  

2010-07-21 15:00:23|  分类: AGIKO-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

 

 

开学后来到文科的新班级,气氛很融洽,没有人嫌弃我的胖,偶尔几个活泼的女孩子喜欢掐掐我肉墩墩的脸蛋。

“嘿,你看坐我们倒数第三桌左边的那个,是不是有点像外国人?”跟我说话的女生是我的同桌,陈亚希。我回头看了看,陈亚希说的那个男生染了深亚麻色的头发,鼻子很高,他突然瞪了我一眼,我吓了一跳,急忙转过来附和着陈亚希,“对,真的有点像哦。”

 

放学后熙熙攘攘的人群里我和陈亚希在说笑,校门外停着石斑的车,他双手插在裤袋里身体挨在车门上,好像在等人。他仿佛看见了我,然后就冲我微笑,这会儿我只想到那句“茫茫人海中我只看见你”的情话,当我正要走过去跟他打招呼,一个女生从我后面跑过来正好撞到我,“对不起。”她披散着酒红色的卷发给我一个歉意的笑容,走到石斑旁边,“怎么在这儿等我啊?”

原来他等的不是我呢。王纱映,你能不能别那么自作多情。

“那个女生不是我们学校舞蹈队的范奇奇?那是她男朋友噢?还开车来学校接她,也不知道炫耀个什么劲儿?”陈亚希拉着我就往反方向走,“得了吧,不就是嫉妒人家么,你这点我还看不出来?”我故作轻松的表情,心里早就不是滋味。

“我曾经在我们还爱着的时候写信,到现在信件变成厚厚一沓我还是不敢去重新翻开它面对我们的回忆。别笑我愚蠢,我只是害怕心痛,害怕发疯地想你。

生活得太贫乏无味的时候请试试“爱情”这种调味剂,它能让你幸福得飞上天空,也能把你摁进地狱痛苦不堪。”

我在微型博客写下这几句话的时候,正好收到一条陌生的信息,“天空还足够蔚蓝么。”我望向窗外,什么时候天空沉着脸,一副快要哭的表情。“快下雨了吧。”我回复道。

——问陌生人是谁的人一般都比较无趣,这是陈亚希说的。

“心情好在哪儿都是晴天。”后面附加的笑脸符号让我慧心一笑。

 

开学考试真是个噩梦,为了恶补我的数学,几乎每天都在辛苦地熬夜,直到陈亚希大惊小怪地说我瘦了,我才发现自己掉了5公斤的脂肪。

上课的时候我的思绪又回到了那个晚上。

“我要对三年前的你,说声对不起。”

石斑突然冒出这句话让我有些惊讶,“怎……怎么了?”。

“或许这声道歉晚了,但是我还是想说对不起,那时的我太懵懂,给不了你要的安全感。我离开了那么久,一句话也没解释……”石斑苦笑了一声,“嗬,看到你现在过得很开心,我也为你感到高兴。”

“我也为有事业有成就的你,感到高兴。”

我看着现在的他,虽然和三年前不同了,但是仍旧是石斑。

青春本来就带着“不理智”、“莽撞”等等这些词语,不知道永远是多远,不知天长地久是多久,每个人都在竭尽所能地去保护喜欢的对象,却忘了有时候一不小心,就伤害了对方。我曾经的那份爱,可能我自己都不清楚算不算爱的感情,像游泳的小鸭子,单纯只想和对方在一起。此时此刻我总算明白了“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这句话,虽然留给这个世界的只是只言片语,但留给我的,是一段足够我用很长时间去纪念的回忆。

冒出黑眼圈的我反而没有补充营养,食欲倒是越来越差了。妈妈抚摸了我的额头,“哎?没发烧呀!傻丫头,最近是怎么了?你是不是恋爱了?”“妈,你认为像我这种胖妞会有人喜欢么?真是的……”我胡乱推开妈妈的手,开始扒饭。

我只有拼命学习的时候,才不会想起石斑的脸,他和范奇奇有没有关系我无所谓了,只要他开心,一切都好。

我不是为石斑而活在这个世界上的,更不能因为他把自己搞得不成人样,他只是个过去,不是我的未来。

 

学校越来越多关于范奇奇和绯闻男友的传闻,“富二代”、“有车男”等等这些代名词扣到了石斑头上,众人的议论、羡慕、嫉妒只不过是范奇奇的裙摆上一个线头而已,陈亚希为此不亦乐乎,“王纱映,你不觉得这比报纸的头版头条更有吸引力么?”

“我想,要是你现在冲到天台上跳下去比他们的绯闻更有吸引力。”我刚写完一道习题抬头瞟了陈亚希一眼,“你怎么反应那么大呀?我不就随便说说么。”陈亚希又拿起桌子上的小镜子对自己猛照,“你说,我跟范奇奇差在哪儿?”

“全差。”

我刚想打击一下陈亚希,我发现有个更加嘴毒的男生替我开了口,他是陆嘉,那天瞪我一眼的男生。

“你呢?你能跟人家范奇奇的男友比么?”陈亚希不服气。

“他根本不是范奇奇的男友,他是……”陆嘉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会儿,摸着他的高鼻子走开了。

我不知道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是什么意思,我感觉陆嘉好像知道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发现家门口多了双昂贵的男士皮鞋并不感到意外,意外的是还有一双平底浅口鞋。我开门的时候没人发现我,范奇奇的身影好扎眼,她帮我妈妈盛饭的样子好像她们才是一对母女。“哎,纱映,你怎么愣在门口不出声呢?石斑和小奇来了,快洗手吃饭吧。”

“小奇,你和我们家纱映是一个学校的吧?”爸爸讨好地笑了,“以后可要多多关照我们家纱映啊!”,“叔叔,您说的是什么话,我们都会互相关照的。”我听到范奇奇这样说就想起了初中以前和同学传字条的事情,“我们绝对不做出卖笑脸的人。”这样的话谁还记得呢?当年愤愤不平的事情到现在还不是要成为一样言不由衷的人么。

“今天要不是石斑哥哥的车坏了,我的信用卡又刷不了了,我就不想打扰二位了呢。”

“哪里的事?放心吃吧,你们能来我家做客,高兴还来不及呢。”

我一直沉默着不动筷子,坐在我对面的石斑倒吃得津津有味,“你怎么不吃啊?”石斑发现了我的异样,“我……没事。”我对大家强颜欢笑。

听范奇奇的口气,他们好像已经在交往当中了呢,范奇奇是个漂亮的女孩子,石斑喜欢她一点儿也不奇怪。我有一阵变扭的感觉,这是久违的心痛。

 

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是那个给我发短信的陌生号码,我接了,听到的是陆嘉的声音,“你吃过了没?吃完去图书馆,我在那儿等你。”我还来不及回答他就挂掉电话了。“谁啊?你同学么?”妈妈问我,“噢,是啊,有急事要找我出去呢。”我突然很感谢陆嘉给我打来的这通电话,它是我深陷苦海里拯救我的救世主,我一瞬间觉得陆嘉怎么那么伟大呢?

我扒了几口饭就提上书包跑出去了,连招呼都没打。我不想面对范奇奇和石斑,我嫉妒他们,不,我讨厌他们。

“陆嘉,谢谢你。”

这是我见到陆嘉时说的第一句话。陆嘉皱了皱眉头,“我是来还给你这个的……”他从书包里掏出英语习题,“大概是发错了,我也没看名字就塞书包里了,回家发现多了一本,上面写着你的名字。”

“嗯,那我先走了。”陆嘉转身就走。

“哎!”我有点气愤地在他后面叫住他。

“怎么了?”

“你能不能……”我捋了一下刘海,笑笑,“陪我一会儿?”

图书馆里的人不是很多,我和陆嘉找到一个安静的位置坐下来之后,我借口要去找书看就留下他一个人在那里。好不容易找到两排书架之间没有人走动,指尖触着一排排目录,才发现原来我没看过的书有那么多。

过去的事情我没有念念不忘,可是为什么我还会不经意地想起石斑。爸爸妈妈说话的声音和范奇奇的笑容,还有石斑的眼神,真的让我觉得,我存在这个世界上是多余的。

我就像只无家可归的小狗在路边流浪似的。

我不想一切都是冥冥注定的,更不想重蹈覆辙我的过去。

头顶书架上的红皮本子吸引了我,莫名其妙的吸引力让我想翻开它,它离我不远,可是很高,我伸手根本拿不到它。我突然厌恶起我肥胖的身体,如果没有这身肥肉,或者我能很轻易地拿到它。

 

“我听他们说这边是地震过来看一下发现你在这儿一跳一跳的。”

 

 

  评论这张
 
阅读(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