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UEYEUNG MOMENT

I just want to be free in my world.

 
 
 

日志

 
 
关于我

陌生人眼中的高冷,好友眼中的二逼,家人眼中的孩子,自己眼中的女王。

网易考拉推荐

《石斑纱映》※ 第一章  

2010-07-14 15:05:17|  分类: AGIKO-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生,您的两杯轩尼诗加冰,请享用。”我职业性地微笑,端起盘子正要离开,我看见了石斑。他熟练地夹着烟头,侃侃而谈。

他的皮肤变白了很多,轮廓也日显刚毅,唯一不变的是上扬的嘴角,是自信的最佳符号。

 

石斑,两年后再次见到你,你还会记得王纱映么?

 

 

 

 

-1-

 

王纱映是我,我是王纱映。身高150公分,体重75公斤,在别人眼中是个又矮又胖的女孩子,可我仍不自卑,至今为止快乐地活着。

我家住在一个小镇上,爸爸是包工头,妈妈开零食小铺,虽然不赚什么钱,但一家人过得还算踏实。

 

想起过去的事或许我的眼眶还能湿润,我曾经那么单纯地喜欢一个人,喜欢到我自己都不认识我自己了。过去的回忆很难磨灭,它不像是心里的伤痕可以愈合,却是一块青春印记深深地烙印在心底。

整个假期我打算在这个酒吧打工,很晚才能结束工作时间,还好爸爸妈妈比较体谅,回到家还有宵夜摆在饭桌上。

洗手间里的镜子很大,镜子里的我平庸得比路人还路人,肥嘟嘟的脸,臃肿的身材,主要是那刘海,平到像被园艺剪咔嚓一声剪过的似的。

我什么时候开始胖成这样已经不记得了,每天吃很多很多东西才能填充我的饥饿感。

唉,王纱映,就算不是天鹅,也别把自己当成不起眼的丑小鸭啊!

 

我拉开洗手间的门,石斑正好从对门男洗手间出来。他的眼神有些迷离,我知道他差不多喝醉了,石斑走进一步,带着不可思议的口气问我,“……纱映?王纱映?”。

如果说我们还能见面,上帝就是眷顾我,如果你还能记得我,上帝该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嗨……”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不是大脑一片空白就是心跳停不下来。“对不起……我好像认错人了。”他扶了扶额头,呼出的气体带有酒的味道,随后慢悠悠地回到包厢。

我愣了几秒,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从吧台上端起盘子,再往石斑所在的包厢里送去时,压抑的心情使我放慢脚步,庆幸着他记得我的名字,悲哀着他认不出我这个人。

“先生,你们的……”我话说到一半,就被卡在喉咙里了,这不是暗杀,但这比暗杀更可怕。

黑暗的包厢里的年轻男女搂在一起嬉戏打闹,混杂的声音遮挡不了那抹最昏黄的灯光,正好打在石斑与其他女人拥吻的脸上,他吻得很忘我,从她的耳朵到下巴,甚至开始轻轻撕扯那个女人的衣服。

我想只需要一块小冰块,就可以冻结这世界的任何一切。

 


“石斑——”这一声尖叫就像三年前我不顾一切地叫着他的名字。

所有的人都停下来,不再打闹,不再唱歌,不再嬉戏,不再接吻,像看怪物地一样盯着我,而我盯着石斑。石斑和女人也停了下来,女人伏在他耳旁说了句话,拿着包包就起身向我走来。她穿得很裸露,一条低胸暗紫色小礼裙,踩着很高的漆皮高跟鞋,走到我身旁时轻轻瞟了我一眼,我似乎都能看见她走过去的那一瞬间扬起获得战利品似的微笑。

石斑双手插口袋走到我面前,泪眼朦胧的我有点看不清他的表情,不过感觉他好像伏下身来想做什么,看着他的脸离我越来越近,我终于知道他是想吻我,然后我几乎用尽全身的力气,推开他——石斑一个后退,不小心绊到话筒线,倾倒在地。

我瞪了他一眼,穿着工作服就直接跑出酒吧。

刚才发生的事情就像电影一点一遍又一遍在我脑海里回放,石斑接吻的样子,女人得意的浅笑,像是在追逐我的噩梦,永不停息。

已经凌晨一点了,大街上基本没什么人,只有奔跑得像个疯子的我。

 

三年前我遇见了石斑,那时他才高中毕业,做着卖鱼生意。

石斑不帅,皮肤有点黑,头发短到能看到头皮,就跟所有的菜贩子一样,每天辛辛苦苦地工作,只为挣一口吃饭钱。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喜欢上石斑了,我想爱情就是一瞬间来到你身边的吧。当时我才十四岁,我和石斑偷偷摸摸地在一起了,没有光明正大,只能在晚上见面,虽然是这样,我依然很喜欢他。他从来不说他喜欢我,只是牵手或者轻轻地拥抱我。

第一次恋爱的我总是每天沉浸在幻想里,幻想我和石斑种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以为一句喜欢你就可以永远不分开。

直到石斑爸癌症晚期死去后,石斑二伯一家人来参加告别仪式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石家仅仅是因为石斑的父母亲门不当户不对而被赶了出来,而石斑妈早在石斑8岁的时候离开人世。

我最后看到石斑的那个早上,他安静地坐在二伯车里,眉毛拧成一团,我几乎要敲烂车窗,拼命地喊着他的名字,他仍然不理会我。过了一会儿,我也累了,气喘吁吁地看着他,流下大把大把的眼泪。石斑二伯走过来鄙夷地看了我一眼,钻进驾驶座,发动汽车,留下泣不成声的我,长扬而去。

“石斑——”我多希望我能呼唤他回来,我无法接受他已经离开我的世界,我无法相信我们再也不能在一起了,我无法理解当时的石斑为什么要远走高飞。

 

“石斑,我再也不要喜欢你了,再也不要了……”

 

三年以来的幻想终于全部破灭。

 

想起以前的甜蜜不知不觉又走回到酒吧,没想到石斑在等我。

他抽着烟在酒吧门口来来回回不安地走动,灯光把他的背影一直延伸到我脚下。我站着不动,似乎他就能感觉到我在他身后,回过头,手上只拿着短短一截烟头。

“纱映……刚才……”石斑有些吞吞吐吐。

我不想听他解释什么,一句“没事。”敷衍了事。

 

下班从酒吧出来就没有再看见石斑了,突然有些失落,他应该回家了吧。

或许我不该想太多,石斑的人生方向终究和我不同啊。

 

夜深人静,一栋小小的房子只有一户窗子亮着灯,那便是我家。

爸爸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茶几上放着两杯茶。“嗯?爸爸,你怎么没睡?这么晚了谁来我们家了?”我换好拖鞋坐到爸爸身边,“石斑刚刚走,你没看到他吗?”原来是石斑,他来过我家了。“没有……不过在酒吧里看见他了。”我尴尬地笑了笑,把挡住脸颊的头发撩到耳后,“我先去洗澡了。”

石斑和我不同,他会有他的事业,他的生活,他的妻子,他的人生。我只不过在他的生命里是段回忆,不复存在,之后也没必要出现在他人生里。

本以为可以放下的过去,又因石斑的再次出现重新捡起,我怎么会变得多愁善感,难道给他一句祝福都变得那么困难吗?

可能我回家的路上真的遇到了石斑,不过是形同陌路,他转着方向盘默默离去。

 

之后没在酒吧里见过石斑。

向旁人打听之后才知道他回来了,在这儿开了个渔场,事业刚刚起步。

内心千万感慨,也抵不过最后在酒吧打工的那个晚上,值班经理发了工资给我,指着一个穿休闲衬衫的男人问我,“那个人好像在等你,今天酒吧不忙,要不你提前下班吧?”

他挥挥手向我打了招呼,我揉揉眼睛,才知道那个人是石斑。

我一定是被他的眼神迷惑,才会答应他要和他聊聊。

“不好意思,那天那么晚了还拜访叔叔,你应该知道我来过了吧?”石斑的声音如旧,却在言语中听到了一些有意的隔阂。

“没关系啊。听说你开了个渔场,要在这里发展事业吧?”

“我哪有什么资金,都是我二伯出的钱。”

我们走到一棵非常大的树下,黑压压的多少有些恐怖。

“石斑,这三年你都在做什么?”

“跟二伯学做生意。你呢?”

“像已经规划好的人生,照着目标努力啊。”

 

石斑,我不能承认,原以为可以忘却这段感情的我,一直在等你。

我不怕你嘲笑我对你喜欢的心情,就像被沙漠掩埋的绳索,一经拉扯,就能拉出被遗忘很久的感情。

你会和你最爱的人结婚吗?如果不是,你会不会感到遗憾,错过今生呢。

可是时间就是如此残酷,你可以遇到别人,当然也可以忘记我。

 

“我到家了,你早点回去吧。”还是保持当年身高的高度,我正好到石斑的肩膀。

他面无表情,我走了有一段距离回过头看他还是在站在那里,“喂,你该不会是像电视剧一样要吻别的吧?”他还是没反应,我叹了口气又回到他身边,举起一只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喂,喂,石斑?该回家了。”

“王纱映。”

“干嘛?”

“我要对三年前的你,说声对不起。”

 

  评论这张
 
阅读(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